当前位置:cls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在看望晴雯时,贾宝玉都做了哪些事情?
红楼梦中在看望晴雯时,贾宝玉都做了哪些事情?
2022-08-04

晴雯是金陵十二钗又副册之首,贾宝玉房里的四个大丫鬟之一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细按《红楼梦》之贾宝玉,可分析处俯拾皆是——宝兄终究是整本红楼中最复杂的人物形象之一。

贾宝玉一出场,便提出“女儿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做的骨肉”这样的离经叛道之论,在男子本位主义下的封建社会,他能对女孩们给予尊重和爱护,这是极为难得的,甚至由此观之,贾宝玉似乎是一个性情中人,历来解读向是如此!

对此笔者不敢苟同,贾宝玉之多情,其本质上乃是无情,诸君若能撕开宝玉的行为模式,观其本质,则知笔者所言不谬也。

贾宝玉真的尊重女孩吗?并不是,这只是他厌恶世俗之心理延伸出来的一个小小分支,岂不见贾宝玉曾有过“鱼眼珠”之高论:

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;出了嫁,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,虽是颗珠子,却没有光彩宝色,是颗死珠了;再老了,更变得不是珠子,竟是鱼眼睛了。分明一个人,怎么变出三样来?——第59回

诸君可曾想过,贾宝玉为何会将女人分出等级:未出嫁的女孩——出了嫁的媳妇——老了的婆子。在宝玉看来,只有未出嫁的女孩,才称得上是宝珠,媳妇、婆子都是不堪入目的,为何?

除了外貌随着年纪发生了变更,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:未出嫁的女孩能保持自身的天真与纯洁,不必沾染世俗上的污糟事;而一旦出了嫁,则需要每日为柴米油盐算计,心里眼里都是钱,慢慢就步入了庸俗之境,所以在贾宝玉眼中,这些媳妇、婆子身上沾染上了“男人气儿”,由当年的“宝珠”变成了“鱼眼睛”。

所以,看似贾宝玉是尊重女孩,但这并不意味着贾宝玉有超前的平等意识,他只是在贯彻自己离经叛道的原则,顺带捎上了“尊重女孩”这一行为模式。

我们可以结合《红楼梦》中的具体情节,以晴雯之死为例,来进行掰开揉碎式的分析,帮助诸君更加深入地了解贾宝玉这个人物。

《红楼梦》第77回“俏丫鬟抱屈夭风流,美优伶斩情归水月”,王夫人听信婆子们的谗言,强行将重病在身的晴雯撵出了大观园,贾宝玉虽心疼晴雯,但终究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,只敢偷偷去看望晴雯,而就在看望晴雯的过程中,贾宝玉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举动。

彼时贾宝玉探望晴雯,晴雯一人独卧破炕,半日未喝水了,便让贾宝玉倒杯茶给她,而看着晴雯捧着一杯劣茶如喝甘露一般,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伤心、同情,可贾宝玉心里是这么想的:

(贾宝玉)方递与晴雯。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,一气都灌下去了。宝玉心下暗道:“往常那样好茶,她尚有不如意之处。今日这样看来,可知古人说的‘饱饫烹宰,饥厌糟糠’。又道是‘饭饱弄粥’,可见都不错的了。”——第77回

通过后文我们知道,晴雯连第二天都没有撑过去,贾宝玉看望完晴雯,当天夜里晴雯凄惨病逝了,由此可知彼时的晴雯奄奄一息,虚弱到何种程度,连自己起身倒杯茶的力气都没有。

可看着这样可怜的晴雯,贾宝玉的潜意识还是在“冷眼旁观”,他冷静地看着晴雯喝水的姿态,并由此理智地分析此行为背后隐藏的古今大道理!这还不算完,贾宝玉接下来还有一番经典举动:

宝玉拉着她(晴雯)的手,只觉瘦如枯柴。腕上犹带着四个银镯,因拉道:“且卸下这个来,等好了再戴上罢。”因与她卸下来,塞在枕下。又说:“可惜这两个指甲,好容易长了二寸长了。这一病好了,又损好些。”——第77回

贾宝玉为何这么在意晴雯的银镯子、指甲?因为这四只银镯子、如葱管一般二寸长的指甲是好看的东西,符合贾宝玉的审美品味,贾宝玉向来只注重美好的东西,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思维逻辑。

不止晴雯,贾宝玉对金钏也是如此。《红楼梦》第32回,由于贾宝玉调戏金钏,金钏也嬉皮笑脸回了几句嘴,恰好被王夫人听见,登时扇了金钏一耳光,并将其撵了出去,其后金钏不甘屈辱,最终选择了跳井自尽。

金钏自尽后,贾宝玉做了什么呢?他带着小厮茗烟,一人一匹马,骑着到了郊外,专门找了一所有井的尼姑庵,焚香祭奠了一番。因为在贾宝玉的潜意识里,井前祭奠是一件很美、很雅的事,颇有意境。

更有意思的还有一处细节,那就是贾宝玉反复询问晴雯有没有什么遗言留下来:

(贾宝玉)一面想,一面流泪,问道:“你有什么说的?趁着没人告诉我。”晴雯呜咽道:“有什么可说的!不过挨一刻是一刻,挨一日是一日。我也知横竖不过三五日的光景。”——第77回

询问遗言是贾宝玉的行为模式之一,岂不见第16回“秦鲸卿夭逝黄泉路”,秦钟临去世之前,贾宝玉也是这般询问他的:

宝玉忙携手,垂泪道:“有什么话,留下两句。”秦钟道:“并无别话。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,我今日才知自误。以后还该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。”说毕,便长叹一声,萧然长逝。——第16回

贾宝玉是真的想听遗言吗?并不是,他只是潜意识中觉得临终嘱托是一件非常有意境的事。就像很多小说中写得那般:一对儿知心好友生死相交,死前亦有遗言相托——多么美好的意象呀!

而秦钟临死前规劝贾宝玉“立志功名,以荣耀显达为是”,贾宝玉是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,秦钟一死,他照常厮混在女儿堆中,每天和丫环们嬉笑打闹,哪里有半点听劝的迹象?

而最让人心寒的,还要属贾宝玉对晴雯之死的态度,《红楼梦》第78回晴雯溘然长逝,根据小丫环的描述,晴雯死前遭了不少罪:

小丫头道:“回来说晴雯姐姐来直着脖子叫喊了一夜,今日早起就闭了眼,住了口,世事不知,也出不得一声儿,只有倒气的分儿了。”宝玉忙道:“一夜叫的是谁?”小丫头道:“一夜只叫她娘。”宝玉拭泪道:“她还叫谁?”小丫头道:“没有听见叫别人了。”宝玉道:“你糊涂,想必没有听真!”——第78回

此处贾宝玉的反应再次验证了笔者上述的猜测:晴雯死前遭受那么大的痛苦,贾宝玉在乎的点却在于晴雯为什么不喊我的名字?因为在贾宝玉心中,自己才是晴雯最重要的人,晴雯死前的呼唤,要是有自己的名字,那该多有意境。

最终,旁边一个小丫环性情伶俐,知道贾宝玉想听什么,就编了一个故事:晴雯姐姐拉着我的手,问“宝玉哪去了”,还告诉我,如今天上少了一个花神,玉皇敕命晴雯姐姐去司掌......

这个故事俨然是哄小孩的,但贾宝玉一听晴雯死前曾询问过自己,又听说晴雯上天当花神去了,立刻转悲为乐,侃侃而谈:

宝玉听了这话,不但不以为怪,亦且去悲而生喜,仍指芙蓉笑道:“此花也须得这样一个人去司掌。我早料定了她那样的人,必有一番事业做的。”——第78回

可贾宝玉哪里知道,在他这般臆想飞飞的时候,晴雯已经被其哥嫂推到郊外化人场,焚烧成一堆骨灰了,只是为了快点得到区区十两银子的烧埋钱。